莫瑶

Hannigram中毒中,kink爱好者。

【佩花】倒叙。

天哪看完之后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点荒诞但是意外的并不悲伤,男主角之一虽然没有出场但是在已另一种方式让人记住了他的存在。

密林小王子莱戈拉斯:

#有毒慎入#




奥兰多收到葬礼邀请的时候他刚从一天的忙碌中脱身而出,接到电话的男人有些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悼念会的时间是下午7点,还有一个小时。不算充裕的时间意味着奥兰多吃不上晚饭就要赶回家换一套黑西服,噢对了还得顺路再买一朵白玫瑰花。




打电话通知他的人匆忙的挂断了电话,奥兰多甚至没机会问清是谁去世了。只知道他得在日落前赶到郊区的教堂去。而且奥兰多发现自己并没有一条像样的深色领带,他只能半吊子的套着西服守时的来到教堂门口。人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还从人群中认出了几张自己熟悉的脸,那些都是他的高中同学。




“嘿!Orlando,这儿!”




奥兰多还在苦恼的追忆着那几张脸的名字时就有人开始兴奋的呼唤着自己了。这个冲自己挥手的平头大个子奥兰多倒是毫不费力就认出来了。他成绩不错,以前自己的作业总是得靠这家伙。




“好久不见,Jim!”




和故人相遇总是令人愉悦,奥兰多马上冲进人堆里给这个大个子来了个结实的拥抱。不过两人马上就意识过来再这里笑的太过灿烂是件多么不礼貌的事情,奥兰多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两人随着人流在教堂的角落里的长椅上安身下来。




“到底是谁去世了?”




奥兰多把玩着手中的白玫瑰,他突然发现带了花过来的人寥寥无几。这让自己显得有些另类,说不定还会被人误认为和逝者是关系多好的挚友一样。事实上奥兰多现在连在参加谁的葬礼都还没搞明白。




“噢?是我们隔壁班的那个高个子,你还记得吗。跟我们在同一个篮球队,不怎么爱说话的那个人。”




吉姆很快就理解了好友的疑问,他为奥兰多的迟钝感到短暂惊讶之余回想起奥兰多从学生时代起就向来这样总是对什么事都慢半拍以后也不怎么觉得奇怪了。




“Lee?Lee Pace?”




奥兰多总算是从好友的解答中找回了一点儿回忆,在高中的记忆中好像是有这么样一个人。自己和他说过话的次数简直就是屈指可数,他的身高在人群中总是那么出众。一个笑起来很甜的大男孩。奥兰多突然觉得有点儿失落和愧疚,他坐在故人的悼念会上却发现自己对逝者的印象竟然如此浅薄零碎。甚至连想起他的名字都有些吃力,至于他的容貌就早已在自己的脑海中被时光冲刷的模糊不堪。




“嗯,就是他。据说是出了意外,真可惜。”




吉姆缓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以表遗憾,不过对于这样一个交情过浅的人来说追悼也只是点到为止,不会怀着多么沉痛的心情去倾听神父或者是逝者的家人对此的痛心和追忆。身为一个旁观者似乎态度有些炎凉,但也情有可原。




奥兰多没有去接好友的话题,他抬头望着神父身边的照片。那是李佩斯的脸,没有多少笑容但总算让自己回想起了他的容貌,模糊的记忆录里终于有了清晰可辨的一帧。lee的确是个漂亮的大男孩,自己如果是个姑娘的话在高中时绝对会追他。他看起来有些腼腆而且神色温柔,是个当恋人的不二人选。噢对,他还会打篮球。仔细想想自己以前在篮球队时对李佩斯的身高总是望尘莫及,他灌篮的姿势能赢得不少姑娘的尖叫,好几次自己都还为了这个抢不到的风头闷闷不乐过。




奥兰多对着他的照片失神了。记忆终于破冰,但随之而来的失落也笼罩了奥兰多的心。回忆里还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友人现在正躺在狭窄的棺木中长眠,这样的物是人非让奥兰多恍惚里鼻子有一丝酸楚。




献花的时候奥兰多把手中的白玫瑰放在了棺木的正中间,他看不到里面躺着的故人。棺木冰冷的令人心疼。奥兰多突然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不过转身男人就觉得这很荒谬,一个没什么交情的高中同学似乎不那么值得让人驻足为他哭泣。奥兰多向对自己致谢的家属点了点头便回到自己的坐位上。今天在这儿他出奇的没有看过一次手表和手机,以这小子急躁的性子来讲这大概是他长这么大最安静耐心的一次了。奥兰多坐在长椅上把脸埋进手掌里,似乎掌心的温度就能把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烤干一样。




葬礼结束的时候这群多年没见过面的老同学终于有机会可以互换一个联系方式,奥兰多本来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就打算离开却被一个姑娘叫住了。她漂亮极了,而且看起来甚至和自己差不多高,在奥兰多的好友圈里面可没有这样一个高挑美丽姑娘。




“我是Lee的未婚妻,你一定是他的好友吧。他的同学中只有你带了花过来,谢谢。”




奥兰多抓抓自己的头发显得尴尬极了,玫瑰只是他出于礼貌带来的,要知道在半个小时前自己连李佩斯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对,我们高中时是好朋友。对此我很遗憾。”




奥兰多只好硬着头皮圆谎,事实上他们两个谈不上是什么朋友,至少在篮球队里的时候绝对是争吵多于和平相处。




结果到头来老同学的联系方式没记住几个倒是在微型博客上和这位素不相识的姑娘成为了好友。她交换完联系方式就笑着收起手机离开了。不得不说她的笑容看上去很勉强,脸上的妆容也被眼泪冲刷出了两条淡痕。本来不出这个意外这对璧人将会在圣诞节完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堵在奥兰多的胸口,这种压在心中的情绪上次出现的时候是因为自己的前任女友被人要了电话号码。奥兰多记得很清楚她还很乐意的给了那个男人,当时自己可就站在她身边!




吃醋,没错这种憋火的滋味就叫做吃醋。




然而下一秒奥兰多就被自己的想法震惊的有些透不过气来,他不得不猛的摇摇头驱散着心中莫名其妙的不悦。




等奥兰多结束这一天的忙碌终于倒上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他看上去有些微醺,自己最后还是没能逃过这个以葬礼为契机的同学聚会,而且酒量不怎么样的小可怜还被按着灌了不少。奥兰多摸出手机发现屏幕还停在博客的页面,他平时并不爱玩网络社交导致他的好友寥寥无几。又醉又困的男人软绵绵的靠在床头让人怀疑下一秒他的手机就要从手中滑下来砸在脸上了,但是他现在还舍不得放下手机,因为他顺着那个姑娘的博客找到了李佩斯的主页。




时隔多年,奥兰多发现自己从未了解过这个人的生活。曾经还是同窗校友时看到过他最多的样子永远都是在球场上,就连在食堂吃饭隔的最近的一次也只是在隔壁桌。他对自己来说完全就是一位陌生人,没有多余的交谈也没有球场之下的来往。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大概就是那次因为高校联赛取得亚军的一次击掌了。这样的错过不知道该怪罪于谁,明明每天都是机会却还是这样整整擦肩而过了三年。直到毕业的分道扬镳都是那么干脆缄默,他们没有理由为彼此驻足停留。连稍微长一点的告别语都觉得尴尬矫情,就是这样一份淡薄的点头之交而已。




这样春去秋来了多少次自己竟然才又重拾回忆在深夜关注起了这个友人,要说太迟那真是无可反驳。李佩斯的博客主页不会再更新了,自己只能窥视他的曾经。奥兰多突然觉得荒唐可笑,就像有人告诉他中了一个这辈子都没有第二次机会的大奖,而兑奖时间早已过期。




酒精总是能把情绪放大无数倍,奥兰多把葬礼上没机会流的眼泪全都发泄出来。他原本以为李佩斯的离去只是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平台,他能趁机把近年来所有的不顺和委屈都通过眼泪抛洒出来。可是奥兰多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现这次哭泣的理由竟然只有他,不得不说这个结果太可怕了奥兰多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有一刻真想知道世界上有几个像自己这样的人,对一个逝去的陌生人如此动心。





从那天开始手机成了奥兰多闲暇时最得宠的东西。他毫不厌倦的翻看着李佩斯的主页,发现他的博客最初是从高中毕业的那一年注册。这让自己从对他记忆的最末点重新画上了一条起跑线。奥兰多不敢一次性翻完他的博客,严格遵守着日期。每天只看李佩斯那一天发出的动态,强忍的自己的好奇心把剩下的留到以后。像是有一部电视剧你明知道它已经播放完毕却因为太精彩又舍不得一次性看完,每天在短短几十分钟的剧情里斟酌研究着每一个细节。




最初李佩斯似乎并不热衷博客,有时候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一条像样的动态。多数时候都是一句话不知道从哪本书上抄下来的一段话或者一张不怎么好看的图片。离家最近的那家书店奥兰多从未问津,不过他最近却成了那里的常客。他把李佩斯凡是动态里借用过字句的书几乎买了个遍,奥兰多甚至为此往家里买来一个新书柜。




他从小就不爱这些印着字枯燥的纸张,看一本书对他来说吃力极了。有时候仅仅几十个字他都要停下来休息好几次,奥兰多只是想从书里寻找李佩斯留下来的一丁点回忆。每次终于看到他提过的那一段话时奥兰多都会兴奋不已,男人总是会细心的在那一页折上一个角然后放回书柜。




他的生活被李佩斯充实着,寂寞却不孤独。




再后来李佩斯动态的频率高了不少,算起来应该是他大学的第二年。他似乎交了第一个女朋友,博客内容逐渐不再是书里的内容而换成了和女友甜蜜的合照。奥兰多还未装满的书柜里没机会增添新成员了,他每天只能失落又懊恼的看着手机里一张张亲密的照片而。这样的打击和吃醋并没有在奥兰多的生活里持续多久这段青涩的恋情就以李佩斯的一句“Goodbye.”而告终。




他也许不是个怀旧的人,从那天开始奥兰多再也没见过他提起过前女友。也不知道如此能释怀过去的他是否曾经想起过高中时期的自己。动态恢复了以前慵懒的频率,开始粗略的说起了他自己的生活。




他钟情中餐、喜欢在周末躺在公园的草地上看书、有一家店香草味的冰淇淋吃起来不错、还养了一只丹麦犬……奥兰多把从他动态中获得的线索全记在一个小巧的笔记本上,他发誓自己学生时代都没这么认真的记过笔记。他像是一个细心温柔的小姑娘似的关注着自己男友的一举一动,揣摩着心思关注着他所有的爱好和心情的晴雨。




奥兰多带着笔记本走过每一条他提到的街、他吃过的餐厅、还有那家他好评过的冰淇淋店。奥兰多回家后有些不服气的在他动态下留言“说真的我觉得巧克力味比香草味好吃多了。”




所有认识奥兰多的人都猜他恋爱了,这小子傻笑的次数越来越多还爱上了冰淇淋。而奥兰多大方的承认了这个事实,他的恋人是他见过最完美的人。他不会哄自己开心也从来不主动打个电话,但是他却每天都耐心的陪伴着自己没有肉麻的情话也没有充满爱意的眼神。这样沉默的相伴就像……




就像六年前的我们,高中青涩的我们。




心知肚明对方的存在,在放学时的人群里擦肩又在上学时的校门口相遇。默契的沉默和点头然后又各奔东西,平行线隔的再近也无法相交。





再后来啊,奥兰多失恋了。思恋的折磨让他最终还是在某个深夜翻完了这本恋人的日记,日期停在了葬礼的前三天。最后一条动态上是一张婚纱照,他说他要结婚了。奥兰多努力的欺骗自己他得和心爱的姑娘结婚了,所以自己和他就到此为止了吧。




奥兰多成绩总是不太好,因为他擅长忘记事情。那场葬礼和那朵玫瑰被他压进了记忆深处的匣盒里,打上了封条。




他忘了李佩斯是何时在自己的人生中打下烙印,也忘了自己什么时候陷进了这段连一个拥抱都没办法实现的感情中无法自拔。这份爱情由自己开头也由自己结尾,和六年前一样这种结局不知道该怪罪于谁。奥兰多第一次感受到溺水一般的痛苦,他什么也抓不住。




就像是一口气读完了一本倒叙的悲剧一样,还没有悲欢就已经仓促的离合。







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66)

  1. 莫瑶密林小王子莱戈拉斯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看完之后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点荒诞但是意外的并不悲伤,男主角之一虽然没有出场但是在已另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