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瑶

Hannigram中毒中,kink爱好者。

#拔杯# 龙与逃离的骑士

这个AU我喜!更喜双手沾满鲜血还装可怜装无辜的老汉w

千日丝路:

拔杯。


龙与龙骑士AU  半原著向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啥AU】


但是就这样开心地写完了。










霍珀金斯村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世代生活在村里的人们少有背井离乡者,而这里也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大多数人不会相信世界上真有龙的存在。而在霍珀金斯村里,龙是受人们敬仰且与日常生活关系极密切的存在。


村里地位最高的无疑是龙骑士。他们继承着优秀的血统,多数已经与龙类订下了契约,每名龙骑士只能拥有一条龙,龙也只能跟从一位骑士;无论是龙还是骑士,与彼此在一起生活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已经从属于龙骑士的龙自然是无害的,没有契约的龙却会因为不被约束而各处肆虐。好在没有骑士的龙只在少数,霍珀金斯村的人只在二十多年前见过一次——


 


 


那条龙来的时候风云翻卷,天地黯淡无光。它的鳞片坚硬的像是铸铁,泛着暗金色的光泽,有力的四肢与双翅显示它的强大。它轻描淡写地扰乱了大半个村子,家家户户都逃了出来,龙扇动着翅膀落在聚集的人群面前。


【你们这里连一个龙骑士都不剩了吗?】它喷吐出灼热的鼻息,扫视过众人。


人群静默了半晌——龙骑士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龙。最终有位老者牵了一个孩子出来。


“他是个孤儿,但双亲都是血统优秀的龙骑士。”


龙慢慢地低下长颈,深色的瞳仁看向那个尚不及人腿高的孩子。他有着卷曲的褐色头发和湖绿色的大眼睛,平静地与这头巨龙对视。


龙的瞳孔闪了闪,抬起头来,身上的鳞片张开又合上,依然一副高不可及的神态。


【就是他了。】它留下一句话,转身飞走了。


 


 


 


Alana找上门来的时候,Will正忙着打点自己的行装。看到她和站在门口的那头深红色母龙Margot,他的眼神转向了别的地方。


“这么说,你真打算要走了?你可是个龙骑士啊,Will。”


“我不想说更多次了,”他依然收拾着行李,“我不喜欢龙,也不喜欢因此而受到大家的评价和劝告。”


“可是你的龙——”她拍了拍Margot的脑袋,母龙温柔地蹭着她的手。


“他不是我的龙,我很久没见他了。”Will的眼神有些忿忿,“我当时可不是自愿跟他签订契约的。”


“保重身体。听说离了龙的龙骑士,日子不会太好过。”


Alana最终还是没能劝住Will。当晚,年轻的龙骑士就悄悄离开了他长期生活的地方,带着疲惫和希望前往外面的世界。


 


 


 


Will没有花太长时间去融入这个崭新的、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世界——虽然他看起来还是那样不合群,但是他能够毫无困难地过他想要的那种生活了。他在旷野上建起小房子,购置家具,在人流交织的巴尔的摩街区找工作——意外地容易。拜他优异的龙骑士血统所赐,Will迅速地从一名FBI的低级警探升为Jack Crawford组内的特别调查员。他共情的能力令人叹为观止,并协助侦破了不少毫无头绪的疑案。


除此之外,他还收养了许多流浪狗。即使是一只什么都不会的狗,也要对人类大有帮助的龙要好得多,Will始终这样认为。更何况他的狗儿们都那样忠诚,温驯且可爱,Will觉得它们是他最好的伙伴。


那时他的失眠症还不明显,只会偶尔在深夜中醒来,然后不可避免地回忆起过去的生活。Will从不后悔离开那里,毕竟他不适合做一个龙骑士。他只想像现在这样平静而安适地生活下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Will努力适应着的生活开始逐渐排斥这个来自遥远传说中的人。霍珀金斯村像是有某种奇妙的力场,它赋予了他能力;而背井离乡的日子过得越久,Will就越是感觉不适。Alana最终还是一语成谶,远离龙类的副作用开始让他困扰不已。强大的共情能力濒临失控的边缘,他再也不能睡好个好觉,噩梦连篇,盗汗,甚至还会偶尔地梦游,蓦然惊醒之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Jack对他的症状也是颇为头疼。直到有一天,Hannibal Lecter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他的资历颇高,在巴尔的摩也很有影响力;他极擅长心理诊疗,并且精神病学和丰富的经验让他对犯罪心理也很有见解。Hannibal就这样成为了FBI行为科学部的座上宾,出现在了Will的面前。


Will开始时对“心理医师”这个名词是本能地抗拒的——仿佛他们会看穿他的心思一般。不过他很快就发现,经Jack介绍认识后,自己与Hannibal似乎格外合得来;Hannibal让他感到某种亲切感,虽然不知它从何而来,毕竟他们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点——Hannibal的品味极高,衣着永远整齐合身,而他并不注重这些,裤脚总是沾着犬类的毛发。


他乐于亲近这位上流社会的绅士,甚至甚于他在新生活中见到的所有人。而对方也回之以同样的热情。Hannibal邀请Will去他的家中做客,带他欣赏自己的藏品,自得的神态像是守着宝藏的巨龙;他亲自下厨烹饪两人的餐点,从前菜到最后的甜点;更多的时候,他陪伴Will去那些新鲜的、带着血腥味的凶案现场,并按时地对他进行心理辅导。


Will并非没有疑心过他的来历,但Hannibal却像是凭空出现在巴尔的摩一样。他数量庞大的资产无从查证,家族亦不可考;Hannibal自称从海外返乡,个人档案空的像一张白纸,但优雅的举止谈吐却像是与生俱来。。


但与对方本能的亲近让他感到舒适和放松,放弃了继续追查的念头。


 


 


直到连环杀人案与切萨皮克开膛手出现,FBI的日子渐渐地开始不消停——残忍的杀人渎尸案在马里兰州的各处频频发生,作案手法大同小异。Will不得不亲自出勘每个现场以追查共同点。


其中最令人注目的一点——每具尸体上都留下了奇怪的痕迹,有些是齿痕,并且是极难由人为造成的巨大齿痕;还有些血肉被撕裂的痕迹,但也非由刀具造成,而像是被野兽的利爪撕开的伤口。


Will翻阅了每个卷宗,最终得出了结论。


“它们不是由一个罪犯所为。”他把现场的照片排开,分在两边,“一类现场极为混乱,乍看几乎像是野兽肆虐所为;另一边的明显就整洁的多,甚至说……富有美感。”


Jack仔细看着这一类照片。“是的。并且它们毫无例外地被取走了一部分器官,只是某一部分——开膛手是有目标的。不像其他尸体那样被拆的七零八落。”


“但我们仍然不能否定它们间的共同点,”Will说,“不能排除联合作案,或者模仿犯的情况存在……或许切萨皮克开膛手有了一个追随者。”


他照例与Hannibal分享了他的探究结果。心理医师看着一张张尸体被撕扯得到处都是的残乱现场,表情逐渐严肃起来。Will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神情。


“我有种预感,Will。”他浏览过一份份卷宗,“这个到处肆虐的家伙,你们管他叫‘红龙’的……很有可能是冲着你来的。他知道你负责切萨皮克开膛手的案子,有可能是在故意混淆视线,考验你的判断……他可能想要见你。”


Will对此感到困惑不解。“可‘红龙’没有理由这么做。”


Hannibal轻微地摇了摇头。“他有理由,Will……你永远不了解你最吸引人的特质。”


 


在卷宗被分类后,线索群变得更加清楚了。最后,在法医三人组的努力下案件终于有了进展。他们在其中的一具尸体上提取到了一组清晰的牙印。人类的牙印。


罪犯的特征被锁定了。对全市牙科医院的档案的层层筛选后,嫌疑人的身份被确定了——Francis,看上去似乎再普通不过的工作者。警方立刻部署了严密的控制,而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从层层监控下消失了踪迹,而现场录像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某天晚上“红龙”走进了一段光线不良的巷道,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巷道并不算窄,两侧墙壁极高且没有窗户,负责侦查的警员们没能找出半点他的痕迹,总而言之,像是从那里蒸发了一般。


 


 


还没等Will从犯人如何消失的困惑中解脱出来,就在当天晚上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的信号似乎很不好,口音听起来也含混。


“Will Graham?”


“是的,哪位……?”


Will的思维还停在眼前一份Francis的个人资料上,Hannibal坐在他对面的沙发里。


“The great red dragon……”对方的声音压的极低,一个一个地吐字。Will打了个冷战,Hannibal发现了他神态的不对,无声地指了指他们面前的资料。


Will点点头,打开了手机的外放功能。低沉阴冷的声音飘进宽敞的房间,“……如果想抓我,你最好一个人来。”


Hannibal轻轻地摇了摇头,他立刻会意:“很难相信你不会设下陷阱。我需要有人陪同。”


对方嗤笑了一声。“红龙不屑于陷阱这种勾当……你想要谁同你一起?Hannibal Lecter?”


Will完全没有料到这个答案,“Well,我想不必……”


Hannibal适时地接了一句。“我会与他一同前往的。”


电话里传来低低的笑声,对方在确认过时间与地点后挂断了电话。Will揉了揉额头,向身后的软垫靠去,“呃,他可真算得上……特别。”他看着对面的人,“红龙知道你,Dr.Lecter。但他的目标是我,或许我得……”


Hannibal难得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会跟你一起去。”


“但这很危险。”Will在沙发上坐直,“这不是出勘现场,我们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


“无论什么,Will。无论你要去哪儿,我都将与你同去。”


 


 


 


在他们约定那天的前一天晚上,Will再次做了噩梦。照片上的“红龙”活生生地站在他的的眼前。Francis的面容开始变得扭曲,巨大的羽翼撑破了衣服,从背后伸展开来。他的牙齿突刺出来,变得粗壮而锋利;他扑过来,长而尖锐的爪几乎要把自己撕碎,像是所有他犯下凶案后留下的血腥现场那样。


Will几乎听到了他扑来时凌厉的风声。他的背抵上了冰冷坚硬的墙面,然后另一股深色的气流笼罩住他。他感觉的到,这股气息里包含着愤怒与坚不可摧的力量,它向红龙扑去,与对方厮缠在一起……梦境一片混乱,Will恍惚听到有人在念着他的名字。那声音令他感到格外地安心,最终在那股气息的笼罩下沉沉睡去。


 


他与Hannibal一起驱车前往约定见面的地点,在傍晚时分到达——这是一处极偏僻的,建在海边的孤崖上的小屋。Francis礼貌地为他打开门,邀请Will和他的陪同者进屋。如同Will在资料上看到的那样,他的上唇有一条极深的伤痕,在英俊的面孔上显出几分突兀。


门在他们背后关上。Will打量着房间的布置,大量带有龙类元素的摆设让他觉得有些不适。他转过身去看向对方,模糊地觉得他身上有种很熟悉的气息,“现在可以来谈谈……呃,为什么是我……”


“红龙”笑了起来。这种笑容牵扯着嘴唇上的伤痕,显出几分扭曲可怖的样子,“你居然还算得上是个龙骑士?难道龙骑士也不过如此吗?”


Will感觉全身的汗毛都悚的要竖起来,他很久没有听过这个词了——龙骑士,自打他离开霍珀金斯就再也没听过这个词,巴尔的摩的人们把龙类当成神话故事来讲,他们从不知道Will曾经背负的沉甸甸的身世与血统。而红龙毫无困难地明确指出这一点,如果不是他细究过Will的来历,那么——


他想起了Francis身上那股模糊的熟悉的气息,对方看向他的眼神凶狠的像是野兽……连环凶案的现场尸体被毁的惨不忍睹,满是锋利的巨大齿痕,警方甚至找不出失踪的部分去了哪儿——这是一头龙!他的性格暴虐,连续的杀人毁尸是为了满足自己食人的天性!Will有些慌乱地向后退去,抓住了Hannibal的手腕。没用的,两个再强壮的人也没办法斗过一条龙,Will清楚他们之间的差距。但Hannibal居然岿然不动,一条胳膊把Will拨到自己身后,不容置否地挡住Francis——这条恶龙的面前。


他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那么,你想要对他做什么呢,伟大的红龙?”


对方爆发出一阵大笑。“我要做什么——我要杀了这个可笑的骑士,然后吃了他!”他的面容扭曲起来,巨大的双翅由身后展开,密密匝匝的鳞片由皮肤上凸现出来,瞳孔立起变得细长,“我没有龙骑士,也不需要他们!”他的声音变得粗哑,吐息灼热,“没有骑士束缚的龙才是自由的,因为我们比他们强大的多!”


衣服被他皮肤表面的高温烧成了灰烬,站在Will和Hannibal眼前的已然是一头巨龙了。它的鳞甲是鲜明的红色,四肢粗壮,这是一头壮年期的龙。Will注意到,红龙的嘴唇附近依然存留着那道深深的伤痕,向上延伸一直到眼眶附近,这极有可能是天生的畸形,也让它的面目更加可怖。


这或许是没有龙骑士愿意与他订下契约的原因。Will想。


红龙的的嘴角咧开,冲Hannibal喷吐出灼热的气息,“Hannibal Lecter,你让开——我知道你跟这个骑士也有关系,别想瞒我——你身上也有那个小村子的味。等我先把这个无能的骑士杀了……”


Hannibal反而上前一步。他脱下了那件做工考究的外套,把领带解下来放在一边。


Will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难道说Hannibal打算赤手空拳地对付这头凶兽么!但很快,他就再也顾不上疑惑了。


心理医师像是卸下了一贯优雅的伪装,他的眼中闪过两道凌厉的光。他猛地张开双臂,一对巨大的黑色骨翅从背后伸展开来。


红龙疑惑看着他,随后转为震惊。Hannibal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语气满是轻描淡写,“你还太年轻了,Francis,作为一条龙来说。”


暗金色的鳞甲划破了衬衫。


“你完全不明白,龙和他的龙骑士应有的关系,以及他们彼此之间密不可分的纽带。”


黑色的鹿角状骨刺从额头上生长出来。


“你更不该当着一条龙的面,试图伤害他的骑士……”


最后一句话伴随着威严的低吼,压迫感几乎是扑面而来。Hannibal在他的注视下也变成了一条龙——这是他的龙,那条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与他订下了契约的龙。Will有将近二十年没有接触到他,而龙却依然像他记忆里的那样强大的像一位帝王,带着不容冒犯的威压。


红龙愤怒地咆哮着向他冲来,Hannibal与他厮缠在一起,龙类之间的打斗惊心动魄。他们的骨翼拍打着,每次震动都能带起一阵罡风;牙齿锋利的程度几乎不分上下,每一次撕咬都能在鳞甲上碰撞出金属摩擦的声音,喷吐出的球焰把屋子毁掉了大半。


Will在背包里胡乱地摸索着,碰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那是一把匕首,每个龙骑士都会有的身份象征,也是罕见的能对一头龙造成伤害的东西,他随身带着是因为完全将它当成防身的工具了。他艰难地接近龙类肆虐的现场,在Hannibal的攻击露出空隙的时候用匕首狠狠地刺向红龙。


那并不致死,却足以让Francis感到痛楚,而Hannibal与Will联手对付他的行径更让他感到愤怒。龙类独有的有力尾巴抽打过去,将Will扫翻在地,而他那头深色鳞甲的龙又紧跟上来发动另一波袭击。


这场恶斗持续了很久,红龙的身上布满了撕咬伤和细小的刀伤,Hannibal的鳞甲缺了几处,鲜血从Will的额头上流下来染红了半边脸颊。红龙的强大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而Will也从未想过自己与Hannibal的配合竟可以如此默契。Hannibal发现了红龙的一处破绽,Will立刻就能从他的动作会意,他们坚持着直到最后一击——他将对方庞大的身躯翻到在地,他的龙骑士抓住时机,将匕首捅入龙类腹部柔软的那一处,割断了对方的喉管。红龙挣扎着,大滩的鲜血喷溅出来,Hannibal咬住他的长颈狠狠地将他甩下悬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溅起了十几米的巨大水花。


 


Will把匕首甩到一边。红龙死了。他瘫软下来,仰面卧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Hannibal缓缓地走过来,长颈在他身边垂下来,龙类粗糙的舌面舐过他布满灰尘和鲜血的脸。


他费力地抬起一只手搭住那长满鳞片的长颈,沉默了一会儿。


“你就是切萨皮克开膛手,Hannibal。”Will突然说。


“是。”龙发出温热的鼻息。


“你杀了他们,拿走了那些器官。”Will把手搭到额头上,微微皱着眉,“你……吃了它们。”


“是的。”


“你跟红龙不一样,你有……有龙骑士,为什么还会伤人?”


不然的话我该怎么接近你,Hannibal想。然而长着暗金色鳞片的龙用低哑的声音说。


“因为你离开了霍珀金斯。被自己的龙骑士抛弃了的龙不得不偶尔吃人以满足天性,否则可能会失控,比那些没有契约的龙更加暴虐。”


果不其然,Will用震惊的眼神看着他。Hannibal进一步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仿佛犯下连续杀人案的不是他自己一样,“没有人告诉你这些吗,Will?”


他的骑士看起来更加愧疚了。


“人类的法律无法制裁我。”Hannibal在他面前伏下巨大的身躯,“我们回去吧,Will。请不要再这样任性地离开了。”


Will最后向红龙沉没的海域看了一眼,吃力地爬上了龙的脊骨凸起的背。Hannibal扇动着翅膀,载着他一直向他们最初来的地方飞去,消失在海与天之间。


 


 


- End -




迷之有点喜欢建国后成精【不对】


总之拔叔龙成功地把茶杯杯哄(骗)回了老家


然后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嗯。


……我是不是ooc了


啊不管了谢谢喜欢。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