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瑶

Hannigram中毒中,kink爱好者。

【待授翻/拔杯】Never Eat Alone 别吃独食(第一章)

这原本是我和阿涩 @AmSE 合译的一篇黑帮AU文。现在由于她手头工作太多,由我来负责所有章节的翻译,会由她来beta和代发sy的更新~

阿涩之前就要了授权,但是作者还没有回复,如果作者觉得不妥在这先道歉啦!

汉尼拔生理上不食人预警。开放性结局预警。

———


Summary:

在Will Graham的生父被谋杀后,黑帮头目Hannibal Lecter收养了他。当他成年后,他注定要为反哺在犯罪与堕落的巨网之中挣扎。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人生中会有这样一个意义重大的转折,让他彻底看清了Hannibal真正的道德底线。


Chapter1

九岁那年,Will目击了一场枪击案件。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经历之一。他那时还太小,一个穿着考究、有着一双坚毅又精明的眼睛的瘦高男人向他走来,同时将手枪插进皮带里——这幅画面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不太懂。男人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做了个让他噤声的手势,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Will飞快地跑回他父亲的公寓,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个小时后,警察敲响了他的家门。Will的父亲应了门,当被告知Will是街上一起谋杀案的目击证人后,他气坏了。警察们想让这个小男孩去指认凶手,因为除了他之外没人敢站出来——尽管整条街的人都眼睁睁地看到了这出惨剧。

Will的父亲别无选择。在警局里,警官们用各种手段威胁恐吓犯罪嫌疑人,以求尽快确认凶手,但是Will的父亲对此毫无耐心。

“过来,”他怒气冲冲地对Will说。Will畏畏缩缩地走过来,他不太确定这股怒火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父亲抓住Will的手牵着他,跟在警官身后走到管辖区内站成一排的嫌疑犯面前。穿着考究、身材修长的男人也在他们之中,外表平静得不像话。他看起来像一个真正冥顽不化的暴徒。

警官挨个指着嫌疑人,询问Will哪个是凶手;他挨个摇头。当他被带到那个男人面前时,片刻的沉默使得空气被紧张和压抑填满——然后Will再次摇了摇头。

警官们气急败坏,只好放Will和父亲离开。父亲把Will抱在怀里,好带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Will冲那个杀人凶手做了个鬼脸,然后若无其事地吮着大拇指。

“你可真行,救了那个坏人一命,”他的父亲对他说,听上去很不高兴。

Will弄不明白了。

“啊?我还以为我做得对呢?我是不是做了件错事,爸?”Will沮丧地问。

父亲叹了一口气。他把Will正吮着的拇指从嘴里抽了出来。“你没有。孩子,你看,生活中总有些事你明知道不对,但是除了顺应之外别无选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呃……不明白。”

“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以后不要再靠近他了,好孩子。接近他没什么好事。你会听我的话吗?”

“会的。”

“我爱你,孩子。”

Will深深埋进父亲的怀抱,长叹了一口气。

“儿子,我这两天正好放假。明天我们开车去码头钓鱼好不好?”

“好。”

 

-----

 

Will正跪在草地上修自己的自行车,双手沾满了机油的污渍。突然,一双高档的棕色皮鞋闯进了他的视线。

“男孩。”

Will抬起头。是那个穿着考究的瘦高男人,他此刻身着一身浅蓝色西装,看起来光彩照人。Will觉得他看起来十分滑稽,因为这身打扮和附近这一带简直格格不入。

“我爸爸跟我说过不要靠近你。”Will诚实地告诉了他。

男人为他的童真开怀大笑。

他说话的时候,Will没办法辨别他浓重的口音来自何处。“听你爸爸的话。你是个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他有些犹豫地答道,“Will......William Graham.”

Hannibal暧昧地一笑,Will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还在纠结自己那天的所作所为到底对不对呢。

“我是Hannibal Lecter,”他回应道。Will没有说话。“你在怕我吗?”

Will摇了摇头。

“很好。”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Will怯生生地说。

“可以。”

“你为什么要开枪打那个人?”

Hannibal看着他,露出了笑容,“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Will点了点头,羞怯掺半地移开了视线。

“你愿不愿意自己工作挣点钱花,Will?”

“呃,做什么?”

“在餐厅里帮忙。”Will知道是哪家餐厅。那是他父亲明令禁止的一处所在,主要是因为那里是Lecter的地盘。“把客人点的单拿给厨师。端饮料。我一天付你五十块。”

这个数目让Will瞪大了眼睛。

“哇,嗯,这可真多。”

“你帮我做事,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好吧,但是,现在就要去吗?”他问道,一边看着手上做到一半的活计,“……我想先把我的自行车修好。”

Hannibal轻轻环住男孩的肩膀,拍了拍他的胳膊。“明天过来上班。”

 

----

 

Will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和Hannibal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的父亲在车库里工作,每天早出晚归,Hannibal他们几乎成了他的看护人。他的父亲对他照顾自己的能力一如既往地放心。Will已经靠自己小赚了一笔,他把钱存进自己的小储蓄罐,生怕被父亲发现。

Hannibal把Will称为他的“幸运小王子”。那是因为有一次他叫Will帮他掷骰子,Will赢了一万块。那个男人爱怜地揉着Will的头发,引得Will咯咯发笑。

Will开始期待起每天放学后的时光,并且在快回家的时候为即将袭来的孤独深深感到恐惧。他就这样长大,伴着一群比他年长的男人和女人——Mr. Lecter, Jack, Alana, Jimmy, Brian, Beverly, Tobias,还有那个刺头Franklyn,没人想看到他出现在自己身边。他逐渐明白,这些人都是在镇上有权有势的人,掌握着某些行业的命脉。人们可能会认为他们是一群匪徒,但那样的称呼并不准确,因为他们实际上还把控着镇上其他小一些的犯罪团伙,维持着这个特殊行业的游戏规则。

那次枪击案件之后,邻居们似乎对Will更加友善了。Tom,一个坏脾气的老店主,夏天的时候给了他一袋桃子;Emma阿姨揉揉他的头发,送他他最喜欢的糕点。他们之前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他觉得自己仿佛被扔进了一个奇怪的世界,但他乐在其中。

在那次意外发生几周后的一天,他们挤在狭小的餐厅里吃晚饭的时候,他的父亲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

“儿子,我在镇上听说了一些事情。”

“嗯?”Will嚼着牛排含糊地应着。

“我听到街上一些闲人在谈论你。现在他们不说你是我的儿子,却管你叫Lecter家的男孩了。”男人看起来既愤怒又出奇地平静,Will紧张地咽下嘴里的食物,感觉脸火辣辣的。“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儿子?”

“但是我绝对没做任何坏事,爸,我发誓!”

“你都替Lecter干了什么?”

“我——我就是在餐厅里给他打杂,没做什么,我跟你保证,”Will开始抽鼻子了。

“都是些什么活?”

“帮他们送单,擦桌子,我,我没有——”

“现在给我听好了,小子。”父亲用力地抓住他的胳膊。他感觉很疼。“我告诉你不要靠近他,就不要靠近他。我在车库里老老实实地卖力干活,所以我们才能一周吃一次牛排,才能送你进学校。我想让你有一个光明的前途,能去上大学,而不是跟那群人混在一起。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你听到我说的这些了吗?你继续呆在他们身边,不会对你有什么好处。”

“爸,你抓得太紧了,我疼——”Will抽泣着说。

“我是想保护你,所以别再让我失望了,”他的父亲艰难地说出这句话,终于放开了他的胳膊。

Will再也没有胃口了,他把头埋进自己的胳膊里大哭。他感觉父亲搂住了他,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他在父亲的大腿上坐着,那里既温暖又舒适。父亲擦干他的泪水,用手绢替他擦掉鼻涕,然后亲吻着他的额头,轻轻为他梳理着头发。

“我很抱歉,Will.不能多陪陪你,我也很难过,但我还是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会听爸爸的话。”

Will点点头,眼泪又盈满了眼眶。

“我多希望你妈妈能在这里,”停了一会儿后男人说道,“可惜她没有。我为什么那么傻,让她离开了我们?这样的话,我必须对你负起全责。我不想你变成一个恶棍。答应我你不会的,好不好?噢,Will.别再哭了。”

那天夜里,父亲给他念了一个睡前故事,为他掖好被子。半梦半醒之中,Will想着,不知道Hannibal Lecter会不会愿意为他做这些事呢?

—TBC—


随缘同步更新链接:NEA第一章

评论(1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