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瑶

Hannigram中毒中,kink爱好者。

【待授翻/拔杯】Never Eat Alone 别吃独食(第二章)

没错我更新了!我居然没有弃坑!请随意打骂orz

不过期末各种论文考试满天飞,我下次更新估计是考完试了吧...再次请随意打骂orz


因为我家 @AmSE 这周final,所以没有beta,欢迎捉虫orz


——————


Chapter 2

 

Summary:

“比这更糟的事情多了去了,”Hannbal轻描淡写地说。

“比如?”

“失控。弱小和无能。”

 

 

-----

 

 

Hannibal很高兴Will这么快就学会了玩扑克,他揉着他的头发,夸奖他是个聪明的男孩。Will被夸得飘飘然起来,但他发现什么都瞒不过这个男人的眼睛。他犹豫了一小会儿,Hannibal对他露出一个微笑,他立刻就破功了。

 

“爸爸知道我在给你做事了,”他终于说出来,明显地撅起了嘴。

 

“他说了什么?”

 

“嗯,他不太高兴。”Hannibal看了看Will胳膊上的淤青,然后移开了视线,“他还是坚持说你们是坏人。不过,主要是你。”

 

“我并不否认这一点。”男人平静地回答。

 

“他为什么不明白呢?你不全是个坏人呀。我知道你杀人还有其他什么的,但你对我很好。而且我喜欢你那样。我是……我不喜欢他老是出去干活。我没有很多朋友,因为他们现在都害怕我,你是我现在为数不多几个朋友之一了。”Will奶声奶气地说着,挂着一张不够完美的扑克脸盯着手里的扑克牌。这个男孩还有的是时间去学习怎样做得更好。

 

“Will,你父亲是对的。他很关心你,我不会强迫你在我们之间做出选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Hannibal说,“家庭是非常重要的,男孩。你可以选择现在离开我,去取悦你的父亲,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真的吗?”Will想了一会,指出这一点,“但是你说这话在撒谎,不是吗?”

 

这个男人充满怜爱地笑了。

 

“说呀,告诉我对这件事你还有什么意见,”Will费力地向他要求道。“对我诚实一点。”

 

“如果我的男孩变得只可远观,我会伤心的。”

 

“就这些?你就只会伤心?”

 

“我只是在想我是多么渴望有你陪在身边,就这些。”

 

“你可以让我陪在你身边,”Will漫不经心地回答,执迷不悟说道,“你可以命令我留下,然后我就会留下。”

 

Hannibal考虑着它的可行性。

 

“那我就命令你留下,”他说,“对你父亲那边更好地隐藏行踪。你知道怎么做。如果你不在我身边,我会非常想念你的。你要明白,Will——当你选择留下,周围的一切都将变得危险;如果你想离开,现在是最佳时机。如果你做不到,就别让我相信你会永远做我的男孩。我知道你还小,但以你的能力足以理解这些。”

 

Will放下手里的牌,认真考虑着这番话。

 

有时Will的思维会以一种惊人的方式运转,其速度远快于同龄之人。这是他一直保持着让父亲骄傲的好成绩的原因,也是他津津有味地啃着本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艰涩书籍的原因,更是他从心底明白指认凶手时不能出卖Hannibal、对这个男人要把父亲的话和盘托出、以及学扑克学得如鱼得水的原因。

 

人人都把他当成小孩对待,唯独Hannibal从未那样轻视他。这被平等对待的愉悦使他耳目一新。

 

“你说的对。没事的,老家伙。我会做你的男孩。这些危险我都知道,”Will说道,调皮地冲他一笑,好像他真的知道一样。但Hannibal心里仍悬着着一丝怀疑。“哪怕五十年以后,我也不会后悔现在的决定。”

 

-----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每个生日,Will先和父亲在车库里庆祝一番,然后再去Hannibal那里美美地吃一顿好吃的,还有一大笔钱给他当生日礼物。既然大家都知道他是Lecter家的男孩,他也无需再惧怕什么了。

 

Will清楚地明白他不能疏远自己的亲生父亲。尽管这个男人面对他时铁血多过柔情,但他必须尽到子女的义务。为了自保,Will要求Lecter告知他的手下,务必对Will和他们有牵连的事务守口如瓶,好把他的父亲完全蒙在鼓里。

 

这个计划一直进行得很顺利,一直到Will 13岁的时候。在此之前,Will从未如此真实地感受过这种切肤之痛——警局通知他,他的父亲在一起抢劫案中被一个小混混用枪打死了。

 

Will感觉自己整颗心都沉了下去。不知怎么的,他忽然回想起父亲生前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儿子,你做得很好。”他记起男人那长满茧的双手温暖的触感,回忆一齐涌上心头。

 

当他们向Will报丧的时候,Hannibal Lecter也在场。这个男人像平时一样不动声色,他将Will揽进怀里,任由他伏在自己一尘不染的西装上哭泣。

 

“我会收留他。”这个男人说,“Price,帮我收拾一下这孩子的行李。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这里连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他小小的心脏因痛苦而抽搐。他突然爆发了。

 

“我想要我爸回来!”他哭叫着,“我-我不准他死!”

 

“我知道,孩子。”Hannibal安慰道,他轻轻拍着他小小的背。“我知道。我虽然不能让他回来,但是我可以为你做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

 

“不要那样叫我!那是-那是只有他才能叫的!”他断断续续地吼出声来。

 

“Will,嘘,嘘,”Hannibal在Will的情绪爆发下似乎是第一次为真情有所动容,他的眼睛里也闪动着泪光,“我会帮你风光地安葬你的父亲,男孩。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男人又说了一些安抚他的话语,递给他丝帕来擦眼泪。Will突然失去了愤怒和悲伤的力气,他静静地啜泣着,蜷在Hannibal的怀中睡着了。

 

-----

 

以Will的心智足以明白,Hannibal Lecter和他的手下将成为帮助他操办父亲的葬礼的人。现在Will已经没有任何亲人,所以也无再需掩人耳目。这个男人耍了点手腕后拿到了他的监护权,站在安葬着父亲的墓穴前,Will心里明白,他已经欠了这个男人太多太多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一个月,他还是哀哀欲绝。他一直没去上学,而且Hannibal对此放任不管。这个男人用一种和他生父不同的方式理解着他。在Hannibal家这个奢华的庇护所里,他也看到了很多他这个年龄的男孩不该看到的东西。

 

他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他的生父是对的。Hannibal Lecter绝非善类;但他也不是头一回知道。他现在愈加小心谨慎,总能嗅到蛛丝马迹。他总能偶然听到他们的一些计划,诸如非法的毒品交易啦,一个卖淫集团啦,还有Beverly是怎么贿赂警察来化险为夷的英雄事迹。Jack Crawford,Lecter的左膀右臂,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残暴之人。他总是咬牙切齿地扬言说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是要把遍布城市的小撮警察都斩草除根,他的语气会让你觉得警察们才是害群之马。他有点爱显摆,但如果Lecter表现出介怀,他立马就会收敛。

 

当你真正置身其中时,还是相当奇妙的。Hannibal Lecter,这汹涌暗流之上的平静水面,仍然像之前那样给他慈父般的关怀。这一天,他在午饭时坐在了Will面前。

 

男人纠正了他的用餐姿势,告诉他肘部要放在餐桌上。他还和他说了该怎么选用刀叉,每次用餐后要用餐巾擦嘴。他教了他该怎么点燃和夹着雪茄,虽然Will还不会抽呢。

 

“我已经让那人付出了代价,Will,”一段简短的沉默后Hannibal开了口,“那个杀了你父亲的人。现在他已经死了。”

 

Will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什么。他犹豫着将一块猪后腰肉塞进了嘴里。

 

“我要给你解释一个新的概念,Will,是关于我的职业的。我们是一个保护城镇不受外来者入侵的完善的平衡系统,和法律的强制力并驾齐驱。警察总是信口否认,但事实上我们也是构建他们网络的一分子。我们杀人放火绝非自甘堕落,而是因为政治需求。是我们让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只要我的人在,我们就会让虎视眈眈的入侵者无从下手;但是很不幸,你的父亲显然是在我们动手之前成了他们的受害者。”

 

“所以为了让其他人出局,你变成了一个更坏的坏人,是吗?这就是你想表达的意思?”

 

“简而言之,是的。”

 

“这个世界还真是复杂,”Will说道。

 

“迟早会有一天,你也会置身其中。”

 

Will知道他们对自己的生父做了什么。Hannibal警示过他了,如果以前他还只是身处在灰色地带,那么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那些泛滥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小型犯罪团伙需要付出血的代价——亲身经历了失去之后,他的信念愈发坚定不移。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一点负罪感都没吗?”

 

“比这更糟的事情多了去了,”Hannibal轻描淡写地说。

 

“比如?”

 

“失控。弱小和无能。”

 

Hannibal轻啜一口红酒,“我给了你足够的时间来哀悼你的父亲。但是下周,我希望你回学校继续你的学业。我想要你将来比我更强。我很确信这也是你父亲所希望的。”

 

Will的喉头小小地哽了一下。他点了点头,因为Hannibal说的对。

 

-----

 

Beverly被派去做了Will的贴身保镖,对于这一职位的人选Hannibal不会掉以轻心。他是个大忙人,这导致Will总是想他,而Beverly恰到好处地弥补了他空缺的陪伴。无论如何,他选人的眼光无可挑剔。

 

她从表面上看就像个普通的女性,既温柔又美丽,直到你真正开始了解她。她智勇双全足够独当一面,是个比外表要强壮得多的持枪杀手。

 

在她牵着Will的手接他放学回家的路上,她不容置喙的力量受到了挑战,一小撮不识相的家伙开始嘘她。

 

“我他妈还带着个孩子呢,这帮人还来挑战我的极限,”她在呼吸的掩盖下低声咆哮着。Will听见了。这状况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他们还在那里讨人嫌地嚼着舌头,议论着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她的耐心再次受到了挑战,严重地受到了挑战。当他们说道她穿着短裙多像个鸡,他们会花多少钱买她的时候,她咬紧了牙关。

 

“Will,头转过去,”她厉声咆哮。

 

Will没有转。

 

他带着一种卑微的恐惧看着她飞快地朝那三个混蛋开了枪,精准又绝对地冷静,枪枪致命。然后她抓起Will的手飞快地跑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暴乱引得人群不断尖叫逃窜。她飞快地打了个电话给他们的后援,Price和Zeller.

 

不到十分钟,一辆车从街上朝他们开过来。Zeller和Price在里面,她俩迅速地爬进了车里,在死掉的倒霉鬼剩下的那些同伙们追上他们之前。

 

Will还沉浸在刚才的恐惧中颤抖着,又一起一级谋杀案就在他面前发生,第二次当目击证人了。

 

“早就他妈的想找个理由把他们做了,”Beverly语气里的怒气不加任何掩饰,顿了一会,她又说,“抱歉,Will,忽略我的脏话,嗯?”

 

“你-你吓到我了,”Will说,他还抖着呢。

 

“抱歉,抱歉,可怜的孩子,”她一口呼出了所有的怒气,把Will拉向他并且抱他更近。她把手指插进他柔软的卷发里,Will闻起来就像缠绕在她指尖的瓦斯味道。“我不是故意的。”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他问她,还是那么天真,置一切于度外。

 

“他们不能那样对待女人,”她斩钉截铁地说,“我教了教他们怎么礼貌点做人。男人总觉得自己有权对女人说三道四,其实他们没了女人根本活不下去。”

 

“也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Price大笑,回头给了Will一个“你懂得”的笑容。

 

“闭嘴,Jimmy.我在教他正经的呢。”

 

Will喜欢Beverly,她从来不说什么“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他也喜欢Price,他总是众人眼光的焦点,又是个好人。Zeller则一直沉默地坐在驾驶座上。

 

“我爸爸说,没有我妈妈的日子很不好过。”

 

“哦,Will.”Beverly给了他一个素净的微笑,然后亲了亲这个男孩的额头。

 

那天Will从Beverly那里学到了一课,并且永生难忘。


评论(14)

热度(52)